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东方春竹新闻博客资讯网

“我和韦杰是在法国的一个小城市里遇见的

发布:admin07-11分类: 科技新闻

  2019 年4月28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通报,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杰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刑事控制,这个横跨金融、文娱等多个产业,头戴周星驰《美人鱼1、2》、《西游伏妖篇》等多部电影投资人光环的金融大鳄宣告垮台,与此相伴,他背后的一些隐秘故事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他倒下的同时,曾经围绕其身边的娱乐圈朋友们,也如同潮水一般迅速消退……

  “我和韦杰是在法国的一个小城市里遇见的,他做人和我的理念很像,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我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看上去就很面善,春光满面的,是那种跟着他走就不会错的人。”

  2018 年2月9日,演员张国立在金诚集团的年会上,发出这样一番感言。韦杰听完张国立的发言后特别感动,满面春光的牵起了张国立的手,两人关系的亲昵不言而喻。

  韦杰是浙江东阳人,五短身材,面容有些胖胖的,总是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特别儒雅,与很多富商一样,出席活动他特别钟爱穿一些中式的棉麻服装,见过他的人会觉得这个人极为斯文,天生带着一股富贵气儿。

  这次为了金诚集团的这个年会,张国立专程从上海的剧组请假,坐车花了 5 个小时为韦杰捧场。张国立不爱参加企业的年会,这是头一回儿,在台上说了些体己话后,没过多久张国立又匆匆赶回剧组。

  “他们认识好多年了,张国立这次能来,主要是韦杰特别会说话,他跟张国立说这不仅是金诚的年会,也是专门为张国立与自己办的生日会,他俩生日就隔一天,借着这个好日子两人也能聚一聚,这么说有谁好意思推辞呢?”知情人士向《高光》栏目道出了韦杰与张国立相交的一些往事。

  “之前韦杰在北京还做导演,在水立方办了场“一带一路”为主题的灯光音乐秀,张国立当时在剧组脱不开身,专门派了老婆邓婕过去为他捧场,当时他见到邓婕,特别高兴,眼睛一直泛着笑意。”

  韦杰在娱乐圈的交友颇广,这次年会上包贝尔也以朋友的身份现身在金诚集团的年会上,他称自己算“半个金诚人。”之前韦杰投资过包贝尔导演的处女作《欢喜密探》。

  在金诚集团的这个年会上李宇春、林志炫、范玮琪、黄贯中等人纷纷献唱,这场被誉为来了半个娱乐圈的年会,成为金诚集团最耀眼的时刻,与此被人一同令人记忆深刻的瞬间是,韦杰准备了百万现金,在一个玻璃房子内当场“撒币”,员工们兴奋的在玻璃房子内抓钱的神情,犹如世纪末的狂欢,金纸碎片、钞票、炫目的灯光,让这个画面被定格在围观者的心中。

  这场年会的壕气,给现场前来的一些媒体们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言:“大场面见过不少,这样规格的年会,一掷千金的劲儿是头一会见!”

  金诚集团董事长为什么出手这么阔绰,他到底是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也成为现场不少围观者们最为好奇的问题。时隔一年后,2019年4月28日,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通报也让韦杰致富的秘密被外界知晓。

  全球高校巡讲、水立方导演灯光秀、汇集半个娱乐圈的盛大年会……韦杰为什么要如此兴师动众,经常举办诸如此类的庆祝活动,《高光》栏目也了解到一些细节故事。

  “在金诚集团,有一支近 70 人的专业团队,负责韦杰的公关形象,帮他打理宣传工作,他希望自己更有国民度,为了出名,除了公司的宣传团队外,他还找了外包宣传公司,乐意花费1000万,把自己打造成为第二个王思聪。”一位接触过韦杰形象宣传方案的知情人士赵磊告诉《高光》栏目。

  据悉,2008年,韦杰在杭州创立了金诚集团,以政府基础设施投融资业务为切入点,发行了多款私募产品,主打当时政府所倡导的“特色小镇项目”。截至去年9月,金诚集团负责管理及营运30只私募股权基金,基金之目标规模总额约为人民币255亿元,管理的资产总值约为人民币97亿元。

  财富逐渐积累,韦杰对于出名的欲望也越发强烈。2017年下半年,韦杰方面为自己找到了一支对于炒作颇有经验的宣传公司。他们的要求很简单,想尽一切方法帮助韦杰更有名,成为第二个王思聪。

  “想成为王思聪那样的人,其实很简单,第一你要有钱低调炫富这是必不可少,往来朋友都是名人,比如王思聪和林更新、李易峰那些名人关系铁;第二你要跟女明星做捆绑,绯闻炒作得跟上,你看他隔三差五就传个恋情;这样能提高你的国民度;第三你要敢喷,喷名人,这样大众才会关注你知道你是谁。”

  针对以上三个计划,韦杰欣然答应了这个计划,宣传公司的费用不低,要求1000万元。

  对方随后帮他上了好几次微博热搜,例如#韦杰年会牵手张国立#、#周星驰投资人怒喷陈思诚#。当时张国立来参加金诚参加年会就成了宣传公司的重要宣传点。宣传公司还帮他和名人们做了深度捆绑外,在去年春节档《唐人街探案 2》票房很高,但是大众对这个电影的质量评价不高,这时候喷陈思诚的电影比较容易收获好感,于是就让韦杰骂这是部垃圾电影,靠着开嘴炮,韦杰果然一次次上了微博热搜。

  “宣传公司还帮他策划和知名女明星炒作绯闻,有助于国民度的迅速提高,但是唯独这个方案,他拉不下面子,最后也就不了了之。”赵磊向《高光》详细讲述了当时的一些宣传方案。

  说起韦杰出名欲如此强烈的原因,赵磊表示自己也并不清楚,但是对于韦杰的这些行为他也尝试做了一些分析:“我觉得他当时很可能资金出现了一些问题,希望知名度的提高能够帮助他吸纳更多募资,也可能他出去安全考虑,更有名气,能够帮减少一些威胁。”

  而另一位为韦杰写过多次宣传文案的工作人员李欣告诉《高光》栏目,当时自己为韦杰所撰写的文章大多是关于2017 年他全球巡讲的,主题内容总是围绕着“道教”、“特色小镇”、“韦杰的名人朋友圈”。

  “每次给他写宣传稿,他都要亲自审阅,比如写他在北大做演讲,底下多少学生为他鼓掌,还要融合道教的思想,每次写完都觉得他们是神经病,这就是他喜欢的口味儿。他特别爱让我们写他与多少明星是好朋友,例如张国立、周深、杨子、黄圣依之类与他的亲密往事”。

  然而《高光》栏目的记者也注意到,在韦杰事发后,他最爱炫耀的娱乐圈朋友已经与他划清界限,他颇为欣赏的歌手周深,在警方发布通告后,已经删除了与他互动的相关微博。

  韦杰最吸引外界关注的头衔还是周星驰多部电影的投资人,他所投资的《美人鱼1》、《西游伏妖篇》都是当年春节档票房的冠军。

  对于韦杰与周星驰的牵线,韦杰所控股的象山泽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另一位高管,王译可才是真正的幕后策划者,据公开信息显示王译可曾担任过上海电影集团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目前是分众传媒(上海)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法法人及董事。

  王译可与韦杰的联手可谓是资源与金钱的强强结合,查阅天眼查发现,王译可的关系网与上海电影集团密不可分。在其投资作品一栏中,除了与韦杰共同合作投资的《美人鱼1》、《西游伏妖篇》外,在与韦杰分道扬镳后,王译可依然在周星驰2019 年执导的电影《新喜剧之王》中担任出品人。

  此前,王译可在2016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过自己为什么要投资周星驰:“文化已经变成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了,它一定会资本化,一定得跟金融相结合,这样它才能杠杆,撬动更多资金,就跟房地产一样。之前原本以为周星驰只是个懂艺术的导演,实际上他还是个懂金融的人。”

  无厘头喜剧最大的受众是谁?平民阶层。周星驰也深谙自己电影的最大受众,早早布局,在内地投资了数十家影院,大部分建设在东莞、江阴、安庆等二线以下城市。

  而韦杰所发行的多款金融产品的真正受众也是这群人,渴望一夜暴富的平民阶层们,当周星驰的观影粉丝与自己的客户高度重合时,韦杰的“周星驰投资人”的名头变得格外的好用。

  在娱乐产业的布局,韦杰方面跨度很大,除了中国娱乐圈,他的脚步跨越韩国娱乐圈。2018年1月韦杰以及其名下的金诚集团的系列行动惊爆韩国娱乐圈。

  2016年10月,中国金诚集团韩国分公司Gold Finance Korea斥资300亿韩元,收购Fantagio公司27.56%的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韦杰和该公司创始人罗炳俊出任公司共同代表。

  这家名叫Fantagio的娱乐公司旗下拥有不少韩国知名艺人,金成钧、姜汉娜、孔明、以及人气组合Wanna One成员邕圣祐、女团Weki Meki等30多名签约艺人都是该公司的签约艺人。

  虽然不太了解韩国娱乐圈,但是韦杰依然想做这家公司的老大,对于谁是老大这个问题上,他格外看重。当Fantagio公司的罗炳俊被免职后,公司旗下艺人纷纷罢工。韦杰作为资方的这番行动插手公司经营,使得Fantagio公司上下乃至韩国娱乐界陷入巨大冲击。

  “当时很多中国的粉丝给他微博留言,求他照顾一下自家的爱豆,有时候我觉得这些粉丝特别可笑,他怎么可能看这种东西呢,他压根都不认识这些艺人是谁,如何获得更多的名气才是他最关心的东西。”对于这件震惊韩娱圈的往事,韩磊也回忆起一些其中的细节。

  搅动中、韩两国娱乐圈,金诚集团负责人韦杰,从金融圈跨界娱乐圈无疑是成功,他的被捕,也意味着此前涌入娱乐圈的热钱在这新一轮的清洗中逐渐消退,影视业的这轮寒冬,与金融圈的这番暴雷紧密相关,泡沫资本逐渐退场。

  在韦杰被捕的消息传出后,他的娱乐圈友人们似乎也随着他所带来的热钱一样,逐渐与他远离。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