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东方春竹新闻博客资讯网

在公告当中乐视网表示:“公司目前经营困难

发布:admin08-05分类: 体育新闻

  满打满算三年过去,贾跃亭依然没回国,乐视网(300104.SZ)依然在苟延残喘。时间进入2019年,有关于乐视网的新闻满天飞,公司动作亦是一刻不停歇。相信许多人心中都有疑问:乐视网真的穷途末路了吗?还能够撑多久?

  1月18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根据《现金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第8.1条和8.6条奖励约定,花儿影视应兑现其管理层业绩奖励金额为4030.02万元,奖励金额将通过花儿影视自有资金、根据其资金使用计划安排支付。此次花儿影视依照协议对其管理层实施奖励,一方面激励花儿管理层,保留花儿影视继续为上市公司体系创造利润和口碑的原动力,一方面尊重已签订协议约定,防止潜在发生的法律风险。

  早在2014年3月7日,证监会下发核准文件,乐视网购买花儿影视100%股权,目前花儿影视仍然是乐视内容体系的重要成员,而今次的业绩奖励主要由于当初的收购约定。

  在当初的收购方案中,曹勇、白郁承诺花儿影视2013年、2014年、2015以及2016年(下称承诺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300万元、8100万元、10320万元以及10920万元。如果花儿影视当年净利润数超出上述承诺数,由花儿影视按照超出数额的50%对符合条件的认购人及花儿影视公司董事会批准的其他管理层以现金方式进行奖励,每一年度奖励金额不超过3000万元。

  而花儿影视也不负众望,2013年至2016年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6564万元、9107万元、2.4亿元以及1.17亿元,光荣完成任务。

  1月21日,乐视网公告称,乐视网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收到北京文科租赁发出的《还款通知书》,还款金额共计9794.9万元,目前尚未偿还。

  在公告当中乐视网表示:“公司目前经营困难,现金流紧张,上市公司与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已形成的债务问题解决并未通过现金方式偿还。上市公司短期无法获得现金支持,因资金缺乏导致的上市公司经营困境并不能直接、有效解除。上市公司目前面临较大的经营性和非经营性负债、融资借款偿债压力。”

  格隆汇翻查乐视披露的2018年三季报,上面显示,乐视网总资产164亿元,其中现金不到3.5亿元,主要资产首先是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其他应收款总共44亿元,多为关联交易下产生。

  此前,贾跃亭所持的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正式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开拍,起拍价为23.02亿元。然而,从开拍到流拍,没有竞拍者报名。而此次拍卖的标的物业在北京被称为“世茂工三”,是三里屯商圈的知名建筑之一。但竟然连一个参与竞拍的人都没有,可见都不想再与贾跃亭或乐视这块“烫手山芋”沾边。

  甩卖资产还债不成,乐视又迎来了新一次的危机:1月21日,韬蕴资本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表示因为实在担负不起易到的债务,要对所持有的全部易到股权进行半价出售。

  此前,乐视网将易到资产转给韬蕴资本抵债。声明中提到,截止2018年12月,韬蕴资本帮助易到解决了近60亿负债问题,现有34亿负债中有28亿为其向易到提供的垫款。

  截止目前,乐视网控股股东贾跃亭持有公司9.6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4.1285%,其中8.66亿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6962%。值得一提的是,这9.63亿股全部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机关冻结,冻结时间为自冻结之日起三年;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被全部轮候冻结,轮候冻结期限为36个月。

  根据新修订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与乐视网相关的退市条件有这么两条:“最近一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当年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最近两个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乐视网于2017年4月27日披露《2017年审计报告》,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已经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在2018年10月30日的乐视网《2018年前三季度报告》中,2018年9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65亿元,其业绩也是一路红灯,惨不忍睹。

  如果2018年度报告依然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乐视网2018年年底的净资产依然为负,那么,乐视网将被强制终止上市。也就是说,根据现状,2019年,很可能将是乐视网在A股的最后一年。

  2018年12月6日,天津嘉睿完成拍卖所得乐融致新股权的工商变更,正式持有乐融致新46.05%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尽管乐视网暂时仍持有乐融致新36.41%股份,但由于不再构成对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乐融致新将不再纳入乐视网的合并报表范围。乐融致新出表后,上市公司原硬件相关业务收入将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现在的乐视网,用一贫如洗来形容毫不为过。也难怪,唯一正在盈利的花儿影视,是上市体系中唯一比较有价值的资产,兑现业绩承诺也是为安抚子公司。但是,这样的乐视,还能够走多远?(文章来源:格隆汇)

  踏入2019年,乐视网(300104.SZ)仍然不断敲击退市风险的警钟。背靠贾跃亭、孙宏斌两大“名人”,乐视网还“有救”吗?

  从乐视网上周再次发布的“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看,昔日创业板“第一股”的乐视网,如今已千疮百孔,几乎到了覆水难收的地步。

  首先是乐视网2018年全年净亏损、净资产为负的几率很大,单是2018年前三季,乐视网已净亏损14.89亿元、净资产为-3.65亿元,而且乐视网有可能在2018年再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因而面临股票“退市”的风险。

  其次是负责彩电业务的核心子公司“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由于2018年前三季乐视网、乐融致新的营收分别为13.7亿元、5.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89亿元、-5.9亿元,所以乐融致新“出表”将使乐视网的“体量”进一步“缩水”大约四成。

  第三是乐视网的负债越来越多,截至2018年前三季,乐视网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51.91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乐视网长短期借款共24.69亿元,其他应付款及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共23.86亿元,其他流动负债27.43亿元,主要为金融机构借款等有息负债。

  更不用说,乐视网可能还要承担巨额的违规连带担保责任,如果把乐视体育A+轮和B轮融资、乐视云、乐融致新的融资违规担保案件都算在内,乐视网可能承担的最大责任涉及126亿多元。

  此外,关联公司欠款问题解决停滞,在乐融致新不再纳入合并范围后,截至目前,乐视网对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方的应收款约28.4亿元,至今未达成偿还方案,也未达成以资抵债方案。

  如今,乐视网的总市值只有约108亿元,仅为巅峰期1500亿市值的7%,让人叹惜。

  一位证券分析师预测,乐视网将会在2019年戴上“ST”的帽子,接下去要么卖资产还债,要么引入新的大股东填平债务,否则乐视网到2020年退市将不是“危言耸听”。

  不过,这么个“一地鸡毛”的“烂摊子”,最近要拿出4030.02万元来对旗下全资子公司“花儿影视”的管理层进行奖励。对此,乐视网解释称,这是兑现当初的业绩奖励承诺。

  在乐视网业绩大幅下滑的2018年上半年,唯一的亮点,就是花儿影视的电视剧分发业务仍然同比大幅增长1212.61%、达到1.1亿元。

  当乐视电视业务“剥离”后,花儿影视将成为乐视网的“当家花旦”,一则有《甄嬛传》、《芈月传》、《红高粱》等影视热剧的IP稳定乐视网的流量和会员收入;二则可保留甚至做大上市公司影视剧发行版块业务。

  最近,与恒大握手言和的贾跃亭,在FF(法拉第未来)公司重获融资自主权, 但FF公司的电动车项目还需要继续烧钱,贾跃亭要回过头来、偿还乐视网的欠款几乎不可能。

  那么,“大把银子”的孙宏斌,会否出手相救呢?最近,孙宏斌旗下的融创集团,斥资约125亿元,接手泛海集团在北京、上海的两大黄金地块。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乐视网的小股东当然希望“仗义”的孙宏斌再次出手,但是曾向乐视系“输血”150亿元的孙宏斌,如果现在出手,只会让“挖坑”的贾跃亭受最大益处。

  融创旗下的天津嘉睿,现在是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据乐视网2018年半年报,天津嘉睿持有乐视网8.56%的股权,与贾跃亭当时在乐视网25.67%的股权相比,还差距甚远。聪明的孙宏斌,已经拿到了负责乐视电视业务的“乐融致新”的控股权,由于乐视网还拖欠融创超过10亿元的借款,并已把所持乐融致新的股权的八成质押给融创和天津嘉睿,所以未来融创将持有乐融致新更多股权。

  对于乐视网,孙宏斌“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摊子实在太烂,干脆就让它破产、退市,让其自然“死亡”;如果今后贾跃亭的股权被司法拍卖、不断稀释,让天津嘉睿变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融创旗下有这么多资产和项目,乐视网这个上市公司的“壳”相信还是“值钱”的。(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